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偏心眼 > 章节目录 117 原来是心疼我,可惜我不懂
    寇熇看着车窗外,哼哼了一声。

    “有话就说。”

    当他耳朵聋听不到呢。

    寇银生不大喜欢寇熇和二嫂腻腻歪歪的的关系,二嫂对寇熇是好,可因为什么好的?

    刨除真情实感的这部分,还有更多真实的东西,大家都看的很清楚,寇熇也应该看的清楚,不管她现如今是不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寇银生希望寇熇能做到更冷血一些,花钱买来的情该折就折。

    钱买来的而已!

    “你信报应的吗?就不怕这样算计二妈,将来都报应到我的身上来?”

    纯粹感兴趣的想问问,好奇。

    她没想怼谁。

    就是好奇。

    寇银生皱着眉,似乎不太满意她现在讲话的口吻,听起来总包含着一点别的意思,他以为的那个意思。

    “我不是为了搞你生气才问的,我也是个女的,你就不怕将来别人会用一模一样的心思来对我吗?”

    他冷哼一声。

    “怕什么?你要钱有钱,才地位有地位,你不会跟她一样儿,她需要靠男人吃饭,我寇银生的女儿需要靠男人吗?”

    简直就是这辈子听过最大的笑话。

    寇熇要什么有什么,只有她不要别人的份儿,没有别人不要她的份儿,对于这点寇银生很自信,二嫂和寇熇放在一起比较,那才是最大的笑话,也是寇熇小孩儿心性。

    “她对你好,那是她聪明,她看着你二爷的面子看着你爸我的面子,她自己又没有生养怎么可能对你不好,你是寇家唯一的女孩儿,男孩子心粗心野,她就算是真的付出指望那些什么都不懂的臭小子们领她的情?她跟着寇家的人生活,那就会选择对寇家的人好,就算不能全部都好,总要捡一个对着特别的好,喜欢你对你好是真的,但也从你的身上获益了,你不是还替她讲话呢嘛,你知道你二爷给她留了几千万,还不够她生活的?她胃口大的想要吞全部,不是嘴太大,没人会愿意故意触她霉头。”

    傻孩子!

    还是活的单纯。

    他突然之间觉得有点头疼,他的女儿也不算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怎么心思这样的单纯善良呢?

    寇熇扭过头,对上她爸的眼睛,“对我好就行了,我没你那么多复杂的心思。”

    寇银生呼吸不顺。

    前面的司机真的时刻竖起来耳朵偷听,生怕下一秒寇银生就挥舞皮带了。

    这老板在他眼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啊?

    担心是真的担心,实在那父女俩的相处模式很吓人。

    寇银生不爽,但勉强还能控制住,小兔崽子要是一天不气他那才怪呢,气了这么多年,现在讲的就都是小儿科了。

    “没人让你去参合什么,她愿意对你好,你愿意收那就收着吧。”

    毕竟寇熇没有妈妈,毕竟她也需要一个女性的长辈来关爱着她的成长,拿了钱办些事不是应该应分的嘛。

    他二哥不傻,可男人嘛,上了年纪脑子就会开始犯糊涂,枕边人吹点风,就去动摇自己子孙的根本!

    “你房子楼下的那个小子,你给我离他远点。”

    霍忱,他知道的!

    别以为他瞎。

    就算不在他眼前生活,他也对寇熇的生活掌握得一清二楚,她需要自己的圈子,她交什么样的朋友做老父亲的不该伸手去管,他放纵着女儿,但不代表要接受她不切合实际的一些选择,她那个所谓的闺蜜,抢了她男朋友的闺蜜,还有她最近走动得很频繁的这个跑了妈的低级小子。

    穷,寇银生并不厌恶,谁人没穷过,他也穷过。

    但穷和富就是干干净净的两个世界,没有交融。

    寇熇交朋友的眼光不好!

    非常不好。

    他睁一眼闭一眼不让她搬走,但她也不能乱来。

    图个高兴没什么,动真格的,那就是犯蠢!

    她的眉头微微拧着,一脸的无惧以及凌厉,寇熇读懂了寇银生眼里的东西,但不会因为读得懂而收敛,她和谁交朋友那是她的自由,她和谁走的近也是她的权力,一眼一眼剜过去。

    “我该怎么猜呢?你关心我,所以出现在我身边的每个人你都得查一查。”

    寇银生:“我插手管过你交朋友吗?我要是管,我就不会让你和一个抢了你男朋友的人继续当闺蜜,你拿人家当朋友,人家拿你当什么?拿你当傻瓜啊,你以为她为什么跟你好?”

    “为了我有钱。”寇熇说。

    她冷笑着。

    “她确实不一定是为了你的钱,你傻的为人家充当垃圾桶。”

    这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啊,人家好过不好过和你有什么关系?既然她那么愿意管闲事,怎么没见她来关心关心自己这个老爸呢。

    “那个小子,他喜欢你也白喜欢,这辈子他是别想了。”

    不可能!

    给寇熇提鞋都没资格。

    寇银生一开始就看死了霍忱,穷小子有很多,有努力也有不努力的,无论是哪种他一个都不喜欢,有没有野心都是错,出身就是错,活着碍不到他什么事儿,但沾了寇熇那就是找死,做朋友?做朋友你有资格吗?

    寇熇:“你是不是觉得谁都应该喜欢我啊?谁都恨不得挖了心的来讨好我?”

    “别人不是,他一定是。”寇银生眼睛毒辣,只消一眼就知道。

    自己和那个小子第一次碰面,他确实对寇熇没什么想法,打成那个样子的两个人成了朋友像话吗?

    男人对女人有所图的时候,才愿意接受别人的靠近。

    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解释。

    “你说是就是吧,你高兴就好。”

    她懒得去辩驳,浪费口水。

    司机把寇熇送到楼下,寇银生没送她上楼,却在寇熇下车以后也跟着下了车,站在楼栋门口,站了一会。

    七楼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寇熇进门将全部的灯都打了开,衣服随意扔到沙发上,觉得有点饿,准备叫个小火锅来吃吃。

    寇银生仰着头看着七楼,又站了几秒才回到车里。

    他希望寇熇能清醒点,那个小子脑子也清醒点。

    美梦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做的。

    你出生的时候是什么命,已经决定了以后是什么命,不会有改变的,哪怕你赚了百万千万,你依旧是个低等命!

    霍忱还没睡,他家的大门还开着呢,这是霍奶奶的个人习惯,她不睡觉她不关门,十月末以后可能会有改善,因为那个时候的天气转凉了。

    有人上楼。

    霍奶奶嘟囔一声,“这么晚怎么一个劲的折腾?”

    肯定又是寇熇那个小丫头。

    最近她总是半夜叫吃的,霍奶奶觉得这孩子这样吃也是够馋的了,不过人家有钱,愿意怎么吃就怎么吃吧,不怕胖就行。

    外卖人员提着满手的盒子上楼,敲了一下门。

    楼上有开门的声音。

    楼下老霍家的电视机还开着,其实霍奶奶是看也是不看,看几秒然后睡睡睡,睡又睡不踏实,有点风吹草动立即就醒,可关了电视吧就彻底不用睡了,会睁着眼睛到天亮。

    寇熇给外卖小哥发了个红包。

    “美女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外卖小哥看样子挺爱说话的,加上门里的又是个美女。

    寇熇穿的不多,一身青春又一身的惊艳。

    “嗯。”

    “这家的东西味道还不错,也挺干净的”

    寇熇问他,“你不走啊?”

    她问的就挺没礼貌的,问的很直接。

    她不耐烦了。

    给小红包那是她的教养,但不代表她需要站在这里和一个不认识切油腻的人聊天。

    无论这人对她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她都不愿意。

    小哥明显没料到她会是这个样子的,因为自己送东西来她一直挺客气的,还主动给了他红包。

    有些尴尬。

    “麻烦给个好评啊。”

    讪讪转身下楼。

    寇熇踩着她的那双粉色的毛茸茸拖鞋,大夏天正热的时候她穿的也是这双,反正家里开空调嘛,温度偏低,直接穿出门,下到六楼半的栏杆处,探着身体,“霍忱,吃不吃海底捞?”

    霍奶奶被她这么一喊,人一激灵就醒过来了,睁开眼睛。

    霍忱出门了。

    霍奶奶叹口气,看着自己妈也醒了,赶紧下地看看老太太有没有觉得冷,这九月以后天气早晚都凉了,年纪大了不禁冻。

    这孩子啊

    她是说不了。

    怎么没脸没皮的呢。

    嘴,馋啊

    寇熇人家有钱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但你霍忱天天去人家蹭饭,这不是不要脸吗?

    霍奶奶心想,自己也没教霍忱往这方面发展,难道说这孩子是无师自通?那可就完了,一个男人就连点气概都没有,那以后还有以后吗?

    可完蛋操的了!

    “一个不如一个啊”

    你说吧,高兴没两天呢,一个大锤从天而降,砸的她眼冒金花。

    对未来还报什么希望。

    对付活吧。

    霍忱上了楼,寇熇对他招招手。

    她是就想吃鸭肠,但点了其他的也不能浪费啊。

    “晚上考试了吗?”她问。

    她今天走的早。

    “嗯。”

    他应了一声。

    “你自己调料吧。”

    “没吃饱?”他问。

    “吃是吃饱了,又消化光了,听了一些不该听的事情想吃点好吃的换换心情。”

    上筷子去夹。

    人生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吧。

    她也是很典型的寇家人,她对侯邺可能就是如此,才搞的侯邺很生气。

    现在似乎有点能理解他了。

    “我现在也能理解侯邺点了,可能我的属性里面真的有渣的这部分。”

    摇摇头。

    没太认真,这就是一种伤害。

    霍忱皱眉,“这是后悔了?”

    后悔了就再追回来呗,以她的本事不是不可能。

    他挺相信她的。

    寇熇:“没后悔,就是觉得摊上我的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所以知道了吧,别对我有别的心思,当当哥们就算了,该讨厌就得继续讨厌着,我爸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霍忱低着头吃。

    他不问她也会讲。

    果然!

    寇熇说:“我爸说,穷和富就是两个干干净净分明的世界。”

    她和霍忱永远不可能生活在一个世界内。

    但,做朋友的话,是不是一个朋友并不重要。

    高中的朋友,不见得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他嘲讽,“你现在倒是把他的话记得挺牢。”

    “没办法啊,你也说不能总吵总闹,加上我现在对他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想怎么样我听听就好不当真不就行了。”

    想开就好了。

    她也过了青春期,也不愿意闹了,闹不动了。

    特别是她二妈的事情闹出来以后,寇熇闹的力气就突然消失了。

    “你倒是挺听我话的。”

    “少废话,赶紧吃,吃完把晚上的卷子拿出来我给你捋捋。”

    摩拳擦掌准备把他扔到地上摩擦。

    每次虐霍忱她就觉得特别过瘾,真的没见过脑子这样不好使的,数落他能让自己快乐。

    霍忱抬眼瞪她,“你这是吃饱了拿我开涮呢?”

    “不觉得有趣儿嘛。”她说。

    “不觉得。”

    他是有多想不开,天天愿意被她狠虐。

    他笑呵呵一副好脾气的样子,说:“我要不是看在这些吃的上面算了,吃人嘴短。”

    寇熇咬牙。

    “你个坏小子!”【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