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锦华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主仆
    文绍安手握名册,眼神沉静,“好一招声东击西,劫犯呢?”

    “带你去看看便知了。”叶萍一脸无奈地领着他去了一间公事房,里头站了几个推官评事,正围着一张人形黄纸,细细研究琢磨。

    “这便是那劫犯了。”叶萍有些无奈,她在大理寺这么多年,什么案子没见过,就属这一两年的最稀罕,竟连黄纸人都来劫狱了。

    “术法?”文绍安目光一凝,拿起黄纸细看了看,微微一哂,“不过是把戏罢了。”

    叶萍点了点头,和文绍安对视了一眼,并肩出了公事房,低声道,“不管是术法,还是把戏,还真被程五这个小姑娘说中了,怕是我们大理寺出了问题,我们前脚刚进那间公事房,他后脚便使手段调走了那些侍卫,若今日反应稍慢一些,怕我们已成了那活死人了。”

    “大理寺内固然是要清查的,但那人为何要指使焦尸对我们下手?怕正是想要遮掩些什么。”

    “遮掩什么?焦尸的秘密?”叶萍摸着下巴道,“那焦尸身上的秘密是不是程五说的蛊中蛊?既然要掩盖,岂不是说明这蛊不止童浮生身上有?”

    “南蛮尸蛊不比傀儡蛊,极为难得,能够炼制出一条都很了不得,却在京城一下子出现了两条,甚至可能更多,其中定有古怪。”

    “啊,这蛊真是防不胜防!”叶萍有些烦躁地说,“不是说南蛮秘术出不了南州吗?怎么京城会有这么多南蛮秘术?”

    文绍安叹了口气,“南州……怕是有变了。”

    程锦除了体内的蛊虫,心情一松,这几日在蛊虫身上耗费了太多精力,也顾不得同红绡嘱咐什么,便在车上沉沉睡去。

    红绡方才见她与文绍安一同从大理寺里走出来,又在门口貌似亲密地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已是大惊,再见她衣领松散,显是整理过衣裳,定睛一看,她胸口处隐约可见红痕,更是惊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家姑娘不过十一岁竟然私会男子,似乎还失了名节,就算对方是状元郎,若是被程夫人知道了,也非要把她这个贴身丫鬟杖毙不可。

    几个念头转过,红绡定了定神,打定了主意,绝不将此事传扬出去,尤其不能让程夫人知道,程锦今日将她带出来,显然是视作心腹,她也定要将此事瞒得好好的,只要将程锦伺候高兴了,今后定能有好前程。

    幸亏她方才让雇来的马车停在墙后,程锦又做男子打扮,应该不会有人留意到他们。

    程锦有些不舒坦地动了动身子,她连忙凑近给她掖好披风,看着程锦那出尘绝艳的小脸有些出神。

    她家姑娘生得这般貌美,又聪慧过人,与文绍安这位名满京城的少年郎,倒是当真般配,这么想着,那份心虚的感觉倒是散了不少,甚至还有些话本子里那丫鬟红娘的成就感。

    至于文绍安,虽然是个俊俏的少年郎,她却是没有非分之想的,毕竟她比他还要年长一岁呢。

    而程锦才十一岁,就算今后嫁给文绍安,少说也得过个三四年,她今年都十六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留到那时候还不嫁人的,便是咬牙不嫁,文绍安也不会看上她这个老姑娘,何况论相貌,她虽然也算生得妩媚,却比程锦还要差了很大一截。

    红绡虽然势利,可脑子还算清醒,心里拿定了主意,很快便抛下心头的包袱,变得自然起来。

    “姑娘,咱们到了。”

    程锦被红绡轻声唤醒,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这么快便到了?”

    红绡给她系好斗篷的衣带,“咱们回去再接着睡。”

    程锦点了点头,精力依旧不济,之前在大理寺不过是强撑,如今恨不得睡上三天三夜才过瘾。

    程锦回来的时候,青萍正眼泪汪汪地守着院子,一见她回来,立刻迎了上去,“姑娘,你去哪儿了?”

    程锦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先服侍我睡一会儿,无论外头发生了什么事儿,都别来烦我。”

    “姑娘究竟是怎么了?”青萍扯着红绡急道,“若有不妥,便该唤大夫来啊。”

    “没见着姑娘这是昨日累着了么?你一惊一乍地做什么?”红绡把青萍的手甩开,“你去外头守着,我先服侍姑娘睡下再说。”

    若真唤了大夫来,让大夫看出端倪,可如何是好,就冲着程锦胸前的红痕,她都不敢让青萍来贴身伺候。

    红绡面上闪过一抹慌张,亏得程锦还不曾来癸水,否则要是怀上了娃娃,那便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了。

    青萍见程锦实在困得不行了,只得咬牙捺下心中的焦急,“姑娘,我便在外间,若有事便唤我一声。”

    程锦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便沉沉睡去。

    “你今日究竟将姑娘带到哪里去了?”待得红绡出了里间,青萍便扯住她质问道。

    “什么叫我带姑娘出去?分明是姑娘带着我出去的。”红绡甩脱她的手,“青萍,你过去教过我,要认清谁才是自己的主子,今日我也把这句话送还给你,五姑娘是我们的正经主子,我们做丫鬟的便是服侍好她,惟她的命是从,你若是还觉得大姑娘好,便回大姑娘那儿去!”

    “你说的是什么胡话!”青萍怒不可遏地挥手,“我待姑娘忠心耿耿,从无二心,容不得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便是你成天蛊惑姑娘,她才会做出那么离谱的事儿!”

    “姑娘如何离谱了?你做丫鬟的,倒是议论起主子来了,你还当姑娘痴傻,事事凭你摆布么?姑娘要做什么,自有计较,轮不到你成天在大姑娘那儿献媚,她们俩是亲姐妹,那是她们之间的事儿,要交待也该是姑娘自个儿去同大姑娘交待,你在那儿掺和什么劲儿?”红绡本就比青萍泼辣,数落起她来语速极快,急得青萍落下泪来。

    “我都是为了姑娘好!”

    “你一个做丫鬟的,凭什么决定什么对自个儿的主子好?只要主子说好,那便是好,一仆不侍二主,你事事以大姑娘为尊,分明是把大姑娘当成自个儿的正经主子,既如此你便回你主子那儿去,在五姑娘身边待着是怎么回事?做细作么?”

    。【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