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靓坤,无法无天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飞鸿退场
    大佬B一行人走出去,靓坤头也没抬,一只手扶在桌子上,一只手搭在小结巴的肩膀上,低声说着话。

    飞鸿坐在一旁,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杂瓶,静静地看着靓坤和小结巴耳鬓厮磨。

    老大不发话,两边的小弟自然不敢多zui。

    靓坤问小结巴叫什么名字。

    小结巴娇滴滴道:“坤坤……坤哥,我、我、我叫细细粒……”

    靓坤笑道:“我觉得‘小结巴’ting好听的,考不考虑换一个名字?”

    小结巴:“……”

    哪有刚认识,上来就叫人换个名字的?

    这也太霸道了点吧,而且还是当着人家大佬的面,把人家飞鸿当空气呢?

    此时的靓坤早已坐在小结巴的右边位置上,右手手肘杵在桌子上支撑着右脸颊,左手手指在小结巴颈肩之间滑dong。

    小结巴既不躲闪也不反抗,任凭靓坤占便宜,手上的烟早已不知道丢哪去了,低眉顺眼的,也不敢看靓坤的眼睛,只是时不时的偷瞄一眼。

    有时候不小心和靓坤的虎目对上,便红着脸移开目光,看向别处,或者干脆低头玩起手指。

    看得出,她是真的在意靓坤的看法,出来做小太妹也有一段时间了,她哪能不知道靓坤心里会想什么?

    但是被靓坤这样的洪兴大佬看上,算她走运了,一朝飞上梧桐树,从此山鸡变凤凰。

    而且这个大佬还是洪兴十二扛把子之首的靓坤,又有势力,又年轻,前途无可限量的。

    飞鸿离得近,加上大佬B走后这里安静不少,自然听得见两人的谈话,心里虽然别扭但却不好说什么。

    靓坤见小结巴犹豫着,往旁边看了一眼,刚好对上飞鸿的目光。

    仅仅楞了一下,飞鸿就对小结巴道:“坤哥,说你叫小结巴,你就叫小结巴!”

    飞鸿一边说着一边习惯性的举起了手,本来举起来要拍在小结巴背上,可在靓坤的注视下,飞鸿的手凌空顿住,讪笑的看着靓坤,收回了那只手。

    为了不显尴尬,飞鸿把收回的手搭在腰间,说道:“唉,坤哥,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玩得太嗨,腰有些受不了……”

    两人的一举一动身后的小弟看在眼里,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人点破,飞鸿的小弟虽然觉得自己老大有些丢人,但飞鸿终究是自己老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今天的事情飞鸿的小弟自然不会外传,至于靓坤的小弟早就开始低声议论起来,脸上的笑意和不屑更是毫不遮掩。

    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此刻的飞鸿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这气势一弱,身后的小弟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说话都尽量压低声量。

    飞鸿一个人卖力的说着,靓坤却一个字没回,静静地看着他表演,时间一长小结巴也觉得不对劲,抬头一看,自己的大哥像是一个极力表现的小丑。

    而靓坤则是他谄媚的对象,可人家靓坤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怎么说呢?

    就好比演一场对白戏一样,本该配合飞鸿表演的靓坤突然不说话了,飞鸿就像一个对着空气说话的傻子,这种对白戏变成独白戏的尴尬,哪怕小结巴看了也要心疼她大哥三秒。

    但靓坤不说话,飞鸿也没办法,是他开启的话匣子,他不能停呀,开始各种吹嘘靓坤当年的事迹,以及靓坤和他的交情。

    飞鸿说得唾沫横飞,口干舌.燥,大佬B敬的啤酒他飞鸿还没喝,现在忍不住了,拿起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

    飞鸿心道‘今天的靓坤是不是吃错药了?’

    不过这些话只能闷在心里,zui上开始转移话题道:“坤哥,要不我们去隔壁的麻将馆里打两把?”

    靓坤有些不悦的看了飞鸿一眼,仅仅是眉宇间的一点细微表情,飞鸿却全都捕捉到了,咽了咽口水,慌张道:“额,坤哥,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要不打麻将的事情我们改天再约,我先不打扰你了!”

    靓坤微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见靓坤没有反对,还微微点了头,飞鸿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这个靓坤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飞鸿心里想到。

    在明确靓坤是希望自己赶紧走人之后,飞鸿二话不说,连忙站起身,招呼身后的小弟走人,临走时还不忘给傻强寒暄一两句。

    在他看来,傻强是靓坤的心腹,自己gao不懂靓坤的心思,但傻强能啊,只要和傻强gao好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能提前说一声。

    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傻强的身份可比那门前的小厮高的多了。

    从前,飞鸿可以不理傻强,但现在,却不得不将傻强放在同等的位置看待。

    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和靓坤对话了,今天靓坤的态度就表明了,他飞鸿不再和靓坤是一个层次的人了,失去了对话的资格。

    这就好比一个大国元首出访一小国,接待的人怎么说也得是小国的元首,靓坤是洪兴十二堂主之首,名义上只有蒋天生压得住他。

    但他飞鸿在长乐,上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

    更何况在古惑仔这一行,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就算今天在座的是长乐龙头或者堂首只要靓坤打得过,照样可以不给面子。

    什么江湖道义、什么尊老爱幼,那只不过是一张遮羞布,轻轻一扯就下来了。

    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样黑,没必要在乎这些。

    而小结巴见飞鸿出去,本能的也想跟出去,可却被靓坤一把拉住了,问道:“你想去哪?”

    小结巴张着zui蠕蠕两下,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本想说飞鸿是她大哥,可转念一想,飞鸿可没把她当小妹看,名义上的小妹罢了,还不是为了让自己帮他赚钱才会罩着自己。

    这些年要不是自己机灵,早被飞鸿卖了不知道多少次,今天的局,要不是飞鸿以为能讹到钱估计也不会帮自己出头,这样的老大根本罩不住。

    哪像眼前的靓坤,又帅又有实力,随便几句话逼得陈浩南‘自残’,气得大佬B摔门走人,而自己大哥飞鸿明显连大佬B都不敢惹,更遑论靓坤这般人物了。

    这样一比较下来,靓坤简直就是黄金股了,一闪一闪的,哪怕蒙上眼睛都看得见这光芒。.【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