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靓坤,无法无天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陈浩南闯关
    靓坤接过旁人递来的香,看着花圈作为背景墙的大佬B遗相,身子微微一倾,然后便把香插了上去。

    这时靓坤的小弟抬来一张椅子,靓坤大马金刀的坐在灵位的右侧,至于左侧则是披麻人回礼的位置。

    大佬B的家人死光了,只好请来大佬B的侄子来披麻戴孝,作为答礼家属。

    其余堂主见靓坤这番动作也不好说什么,按道理靓坤作为龙头老大,是大佬B的上司的确可以这样坐。

    算是坐场,为大佬B主持葬礼,当然这并意味着靓坤需要做什么,也不用靓坤去做,有什么事情自有下面的小弟去做。

    靓坤坐在这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就好比在古代,大臣死了,皇帝前来吊唁,皇帝什么都不用做,坐在那里就行,有事情下面的大臣家属或者太监去办就成。

    皇帝的作用就是让这家家属以后可以在外面直起腰杆子说:“皇帝来我们家吊唁了!”

    说出去备有面子,而且今后地方官员知道这事,还会优待这家家属,毕竟是皇帝注意过的家族。

    靓坤的这番举动大抵就有这个意思。

    所以其他堂主不管心里怎么想,也不能说靓坤的不是。

    至于陈浩南,此刻还在灵堂的门口跪着。

    靓坤不理他,而且两人离得那么远,他要是在不知进退只会被人扔出去,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于是陈浩南只好再次跪下,哀求兴叔、信哥、基哥这几个老资格,希望他们能放自己进去祭拜。

    当然,最终能不能进去祭拜大佬B,他们也不好说,毕竟靓坤来了,主事的自然就是靓坤了。

    龙头老大的身份摆在那里了,心里再怎么骂,明面上还是要尊重一下。

    兴叔年纪大了,他的孩子也只比陈浩南小几岁,一时间慈父心理作祟,面对陈浩南的苦苦哀求,他只好道:“我帮你问一问……”

    一旁的信哥和兴叔想来是叔侄相称的,信哥的老爸和兴叔曾经是八拜之交,是以这点小事还是向着兴叔的,而基哥是出了名的墙头草,自然应和他们。

    三人联袂来到靓坤的面前,其他人还没开口,兴叔就趾高气昂的道:“阿坤,阿南好歹是跟了大B那么多年的,大B都把他当儿子养,难得他有这颗孝心,这一次就破一回例……”

    信哥也帮腔道:“阿坤,帮帮忙……”

    基哥则在一旁:“是呀,是呀……”

    靓坤看了一眼兴叔,掏了掏耳朵,不屑道:“亏你们还是洪兴的老人,规矩就是规矩,那么多年过来了,如果洪兴不是因为这些规矩,不知道早乱成什么样了!”

    一旁的黎胖子见几个老资格都帮陈浩南说话,再加上靓坤最近不得人心,随时都有可能被赶下台,于是想着做一个顺水人情。

    从一旁窜出来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靓坤当然知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而且他靓坤从来就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他讨厌规矩,当然前提是这些规矩限制的是他。

    但现在这些规矩限制的是陈浩南,而不是他靓坤,为什么要坏了这么好的规矩呢?

    靓坤看着黎胖子笑道:“黎胖子你发什么神经,我看你还是把你北角扛把子的位置让给阿达吧,一个神经病怎么做老大?”

    黎胖子一听这话急道:“坤哥,这不合规矩!”

    靓坤看着黎胖子怪笑,没说话。

    这时候你和我说规矩了?

    黎胖子也知道自己被靓坤耍了,看了一眼正在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他的三个堂主,心知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低着头,默默走开了。

    陈耀作为今天的实际主持人,见靓坤被这些堂主挤兑,想要上前浑水摸鱼,开口对靓坤道:“坤哥,其实帮里有规矩,只要陈浩南闯关,闯过了那就让他进来,不算坏了规矩!”

    靓坤看着陈耀,眼底闪过一丝寒芒,嘴上却道:“好啊,你去问问他敢不敢闯,要是敢,那我给他这个机会又何妨!”

    三位堂主听罢,这才没有继续纠缠,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靓坤看着这些堂主,心道,‘果然,这个龙头老大没有那么好当,蒋天生把自己推到台前,是不是也想借自己的手除掉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

    要知道,在古惑仔里,蒋天生回来的时候,这些人都死了好几个。

    不过也好,这些冥顽不灵的老家伙确实碍事,帮不上忙,尽给帮里添乱。

    陈耀在听到靓坤答应之后快速走到陈浩南面前,弯腰对陈浩南说道:“想进去的话就只能按照洪兴的规矩来,怎么样?”

    陈浩南有些犹豫,他只是想要来露露脸,表现表现,闯关?

    那可不是好闯的,地上铺一层燃烧的炭火,两侧则是满是钢针的木板,头上还有人拿着执法棍,每过一个人就是三棍,一进一出,三次,而且只能跪着进去。

    要是有心针对,挺不过第一轮就会趴下,甚至小命可能就交代在这了。

    所以陈浩南不得不犹豫。

    陈浩南远远看了一眼灵位旁坐着的靓坤,心中的恨意更甚,这个时候不闯,那么他陈浩南今天来这的意义就完全丧失了。

    大家都知道他陈浩南没有胆,只是装装样子,根本不是真心实意的来祭拜大佬B,如果去闯的话,谁知道会不会被靓坤玩死。

    陈耀也看出了陈浩南的犹豫,果断道:“我们会帮你的!”

    说到底,陈浩南现在最恨的是靓坤,虽然他陈耀嫌疑也不小,但谁让靓坤是龙头老大,有时候老大不好当的原因就在这。

    不管是不是你做的,也不管是不是你吩咐的,只要你小弟做了,那就一定和你这个老大有关。

    陈耀在众人眼里最多算是帮凶,而靓坤才是主谋。

    所有对陈耀的仇恨,在靓坤出现的那一刻,全都转移到了靓坤身上。

    陈耀正是看透了这一点,他料定,陈浩南对靓坤的恨意远高于自己。

    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陈耀对陈浩南伸出了援助之手。.【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