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靓坤,无法无天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放鸽子
    自从大佬B灵堂事件之后,洪兴内部的矛盾已经积累到快要爆发的边缘,一颗导火索便足以引起内部的大战。

    这天,靓坤一如既往的在老窝悠哉悠哉的和佳人游泳。

    突然接到b仔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便听到一个嚣张的声音道:“喂,靓坤是吗?限你半小时赶过来,地点是XX汽修厂,不然……”

    电话里的声音突然一变,是b仔的声音:“坤哥,救我,救我啊!!!”

    b仔的声音渐远,那个嚣张的声音继续道:“不然等着给你小弟收尸吧!”

    说罢,电话便被挂断了。

    这时小结巴来到靓坤身边,伏在靓坤的肩上道:“亲爱的,是谁啊?”

    靓坤转过身看着小结巴笑道:“不知道,一个疯子吧,打错电话了!”

    见小结巴一身黑色的连体泳装,刚刚从水里出来,shi漉漉的,靓坤赶紧放下电话,拿起毛巾递给了小结巴。

    小结巴接过毛巾,擦着头发,对靓坤道:“一会儿我要和姐妹们去逛街,你要去吗?”

    靓坤眉毛一扬:“天天去逛街不嫌闷吗?”

    小结巴没好气的看着靓坤道:“你还天天那个,你不嫌闷吗?”

    靓坤怪笑道:“生命在于运动,有什么闷的?”

    说罢,一个公主抱将小结巴抱起,往里屋走去。

    小结巴一惊,手里的毛巾掉在了地上,用小拳头捶着靓坤的xiong口道:“坏人,赶紧放我下来,现在还是白天呢……”

    靓坤大笑道:“白天不是更好……”

    别墅里的保镖看着远方,她们是有职业素养的,有的东西不该看见的就没看见。

    ……

    另一边,某汽修厂里,一个邪里邪气的男子看着高架上绑着的b仔,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转着圈,显得有些不耐烦。

    zui里念叨着:“他嫲的,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来?”

    突然,一棍子打在高架的支柱上,嗡嗡的闷响把b仔从睡梦中惊醒。

    此时的b仔浑身是血,看着下方的男子,惊恐道:“乌鸦哥,别、别、别动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被称作乌鸦的男子道:“你他嫲的是不是耍我?”

    乌鸦用棍子一下一下的敲在旁边的铁柱子上,抓狂道:“靓坤人呢?人呢?”

    b仔带着哭腔道:“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乌鸦一棍子甩在b仔的腿上,恶狠狠道:“劳资,最讨厌等人了,这么无聊,不如你陪我多玩会儿!”

    b仔发出惨叫,乌鸦残忍的笑着,b仔的惨叫声在他听来是最悦耳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秒钟、十秒钟、一分钟……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一开始,b仔还配合着,可是越到后面,b仔越虚弱,直到最后,撑不下去,咽下最后一口气,死不瞑目。

    乌鸦也陷入了一种狂躁状态,哪怕b仔死了,他也没有停止自己的变态行径。

    一旁的小弟看着血ròu模糊的b仔,忍不住吐了。

    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每次都打不通。

    三个小时过去了。

    另一边,靓坤还在自己的老窝里做着运动,小结巴无奈道:“老公,我和姐妹们约好了的,我已经迟到了……”

    靓坤一把拉过钻出去的小结巴,无赖道:“改天改天,我之前已经让人打电话去解释了!”

    小结巴:“不行,哎,你,呜……”

    天色渐黑,今晚的月色朦朦胧胧,看起来好像笼上了一层薄纱,让人看不真切,隐约之间好像有只小兔子一蹦一跳的,煞是可爱。

    至于b仔,早已被靓坤忘到了九霄云外。

    对于不是自己人的人,靓坤从来不会去关注的,一个龙头老大的青睐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靓坤可不会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白白奔波一趟,他可不是个愿意做亏本生意的人,而且在他看来,b仔的价值实在太低,不值得他宝贵的双脚受罪。

    更何况,**一刻值千金。

    b仔?

    靓坤表示不熟悉。

    于是乎,b仔死后,某个人在那汽修厂里等到了天黑。

    一个小弟有些迟疑道:“大哥,靓坤该不是放我们鸽子吧?”

    乌鸦坐在轮胎叠成的凳子上,呆滞的目光听到这话之后便露出凶意,一把抓过那小弟的头发,怒道:“你说什么?”

    那小弟被乌鸦这一弄,吓得不要不要的,战战兢兢道:“我,我是说,靓坤会不会是放我们鸽子了?”

    啪!

    乌鸦一巴掌扇在那小弟脸上,怒道:“你他孃的,你知道怎么不早说,害得劳资白等了那么久!”

    那小弟捂着脸上的五指印,有些委屈,但是深知乌鸦性格的他不敢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再说话铁定被揍很惨。

    上次他一哥们就是多zui了一句,被乌鸦逮着暴揍,足足修养了一个多月。

    吸取教训的他再疼也要忍着。

    而这边,乌鸦见那小弟不说话,心中更是气恼,一巴掌拍在那小弟后脑勺上。

    ‘哎呀,居然还不叫疼,看样子是自己力气小了!’

    乌鸦对着那小弟又是一脚,踢过去,直接把那个小弟踢到在地。

    那小弟先是忍不住,吃痛,唤了一声,旋即好像想起什么,连忙捂住zui。

    跌坐在地上,眼泪汪汪的看着乌鸦。

    乌鸦怒道:“嫲的,你小子真有种!”

    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那小弟昏死过去之前脑海里想到‘我都已经把zui捂得严严实实的了,为什么还要打我?’

    然而没有人给他答案,其余的小弟见乌鸦发狂,连忙躲得远远的,跟着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大哥他们的心里压力也很大呀!

    半晌,见乌鸦发泄完了,这些小弟才敢凑上前来。

    乌鸦没好气道:“他嫲的,收拾收拾,我们回去!”

    那qun小弟这才开始忙碌起来,开始对现场进行清洗和简单的处理。

    等乌鸦带着小弟走出汽修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乌鸦第一次觉得自己一天内干了很多件傻事。

    一是,自作聪明,绑了b仔,作为筹码,他还以为靓坤会对这个向他靠拢的b仔出一次面,高估了b仔在靓坤心中的地位。

    二是,以为靓坤会为了b仔来汽修厂,一直死等靓坤现身,结果被放了鸽子,白白浪费了一天时间,还被蚊子咬了一身的包。

    乌鸦越想越来气…….【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