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靓坤,无法无天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司徒浩南
    铜锣湾,洪兴的地盘上。

    靓坤带着阿达四处溜达,这里的小弟只有一半种上了魂印,还有一半没能种上魂印,洪兴的小弟实在是太多了。

    作为靓坤的嫡系部队,旺角堂口的小弟全部被种上了魂印,这将是靓坤以后的骨干力量,足足八千多人,光是准备魂印就耗费了靓坤两个多月的时间。

    当然这八千多人专业的打仔仅有一千多,不到两千人。

    简单的来说其余的人都是兼职黑道,只有这一千多人是全职。

    毕竟港都的人口基数摆在那了,混混也要吃饭,靠老一辈那种收保护费的模式,根本养不了那么多人。

    真正靠靓坤养着的人不到两千人,而且这些人也不是什么活都不干。

    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就在靓坤自己开的舞厅、卡拉ok、夜总会之类的帮人泊车或者做个酒保,一旦要做事,才会被靓坤集中起来。

    其余的人,人家只是名义上挂着洪兴的名号,都有着自己正当的工作。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个时候的港都很乱,势力范围也是错综复杂,你不入会,那就没人罩,大大小小的帮派近百个,个个都来收保护费,生意还做不做了?

    现如今可以称作清一色洪兴势力的只有靓坤的旺角,其他堂口的多多少少都有一点杂色。

    比如铜锣湾这个地方,不光有洪兴的堂口,也有东星的堂口,还有其他大小势力的渗透。

    要不然古惑仔里也不会有东星擒龙虎司徒浩南的那一句:“从今往后,铜锣湾只有一个浩南,那就是我司徒浩南!”

    而靓坤今天出现在铜锣湾,与这个司徒浩楠也有不小关系。

    因为靓坤是铜锣湾的代堂主,所以铜锣湾的场地名义上挂的是靓坤的名字,擒龙虎频频找事,虽然有靓坤的人罩着,没有什么大的损失,但是生意多多少少冷清了一些。

    其他的堂口靓坤可以不管,因为他们堂主不听话,靓坤这个龙头可以不罩他们,而且自己的堂口自己看不住,也说明你这个堂主是个废物,人家下面的人要骂先骂你这个堂主。

    但是铜锣湾不一样,靓坤挂了名,被人扫了的话就是打靓坤的脸。

    所以靓坤对此格外重视,恰好今天心血来潮,便想着来这里看看。

    顺便,可能要处理洪兴内部的一些事情……

    这时已是华灯初上,铜锣湾一条街道上满是酒吧、夜总会、酒店之类的,这里是铜锣湾的堂口所在。

    表面上是一个夜总会,地下却是铜锣湾的堂口。

    带着人进了夜总会,靓坤坐在最大的沙发上,今天的生意很差,偌大的夜总会里除了工作人员,一个客人也没有。

    没一会儿就陆续进来了铜锣湾的一些分区老大,算是小头目一级的,手底下最少的有十来号人,最多的有几十号人。

    这些小头目手里的人全都是打仔,而现在在靓坤面前的四十多号小头目,整个铜锣湾,大部分的打仔力量可以说都在靓坤的手里了。

    拳头大的才是老大,手握‘兵权’才能予生予死。

    所以靓坤的魂印首先就种在了这些小头目和他们的打仔身上。

    靓坤正对这些小头目训着话,这时门口一阵骚动。

    服务员有些为难道:“这位先生,今天我们不做生意……”

    只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道:“干什么,干什么,哪有客人上门还往外推的道理,我看你们的生意是不想做了吧?”

    靓坤把目光投过去,只见一个国字脸的男人在一帮小弟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他的一个小弟还不停的推攘服务员。

    靓坤对阿达使了一个眼色,阿达点点头,走了过去。

    国字脸的男人目光四处打量,看到靓坤和阿达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带着小弟就往靓坤这边走来。

    阿达迎上去喝道:“没听到吗?今天洪兴办事,不相关的人立即离开,不然……”

    阿达没有说下去,国字脸的男人笑道:“我说谁这么嚣张,原来是洪兴的人呐!”

    阿达听了这话,面色未变,他本就觉得这些人来势汹汹,是来找事的,刚才不过是确认一下而已,果然不出所料。

    只见国字脸旁边出来一个黄毛小子,嚣张道:“别人怕你们洪兴,我们东星可不怕……”

    随即黄毛指着国字脸道:“看见没,我们东星的浩南哥,东星五虎之一的擒龙虎,你们龙头老大靓坤见了我老大也得叫叔……”

    下一个“叔”字还没出口,黄毛便被阿达一脚踢飞出去。

    接连撞翻了三个桌凳,随后便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敢说靓坤的坏话,阿达可不答应,所以黄毛话没说完就被阿达弄废了。

    擒龙虎司徒浩南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会忽然出手,而且速度之快,哪怕凭他的眼力也只是看到一丝残影。

    ‘眼前的这个人不好惹’,司徒浩南心中这般想到。

    本来还想着来铜锣湾装装逼,谁知道打脸来得那么快,阿达的身手司徒浩南自认不敌,不过想要他低头,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以后不想继续混了。

    出来混的,脸面很重要,为什么在外面老是喊打打杀杀?

    不就是为了博一个名声,出来混的,凶名很重要,有了名声才会有人追随,才会有着大把发财的机会。

    如果名声臭了,那就很难继续混下去。

    上次骆驼和乌鸦的事情都被下了封口令,所以司徒浩南不知道靓坤手底下有个很能打的人,也不知道靓坤当时干了什么。

    反正从骆驼那边传出来的消息都是好的,靓坤最后也是被骆驼的人追着砍,要不是及时上了车,早被人砍死。

    老大不让说,他们这些被打倒在地的打仔也不好意思说,甚至为了迎合上意,他们还进行各种吹嘘,什么靓坤被打得哭爹叫娘、狼狈逃窜……

    总之,两个社团里流传的版本完全不一样,都把对方的龙头贬得一无是处。

    司徒浩南听后虽不至于完全相信他们的鬼话,但心里多少对靓坤有些看轻,在他想来靓坤虽然不至于那么不堪,但表现肯定好不到哪去。.【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