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是演员啊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经常得罪人的我慌的一批
    ps:厚着脸皮求几个打赏,让粉丝榜好看一点。

    (?-)?···在线渣男···

    ————————————

    以下为正文:

    “我从来没有说过《黄金大劫案》是一部烂片。”顾君言简意赅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

    虽然不想承认,现在的他与宁皓的地位何止是天壤之别。

    再不把宁晧惹恼的前提下,就需要非常直接的表达清楚观点,省得再引起别的误会。

    现在的他就像是电影里面死于‘话多’的反派,他只想要换一个舒服点的死法···

    要是能不死,那也是极好的···

    单刀直入还是有点效果的,就看见宁皓那本来就苦逼的表情稍稍正常了一点,黢黑的脸色也降低了一个lv。

    “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宁皓反问道。

    “就像我说的,《黄金大劫案》并不是一部烂片。大家应该都听说一个例子,学习不好的学生偶尔考到及格线以上就会受到老师与家长的鼓励。

    但部分学生经常考一百分,偶然一次考了九十八分也会被埋怨。道理其实是一样的,《黄金大劫案》并不是不够优秀,它只是没有达到观众主动拔高的期待。

    宁导执导的电影有四五部,《绿草地》《香火》都没有上映,咱们暂且不去说它。2006年夏天的《疯狂的石头》实在太过惊艳,在豆瓣的评分是5分。

    《疯狂的赛车》也有1分。无人区虽然没有上映,评分也是5分,目前来说还没有人能够如宁导这般把艺术片与商业片结合的这么好。

    作为这部电影导演的您是最最熟悉《黄金大劫案》的····,我想也不需要我一个无名之辈在这里班门弄斧了。”

    顾君没有继续说省略号里的话,但在场的人都可以猜测到省略号里面的是什么。

    作为‘过来人’的顾君是知道《黄金大劫案》的坎坷的,这是一部单纯的爽片,甚至为了爽而忽略了部分逻辑。

    在原时空初上映的《大劫案》的评分是差点不及格的62分,经过六年的漫长时间,才慢慢上升到6分的程度。

    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因为影片达不到期望给给了过低评分的观众,但影片中的各种瑕疵是屡次被挑出来鞭尸。

    顾君的话虽然含蓄,但指责的意味依旧很是浓重,现在的情况是等闲人不敢开口。

    要是被顾君知道了,估计他的喊泼天大屈,要知道他已经非常的收敛,在收就是吹彩虹屁了。

    在全场沉默的时候,吴昔果反而开口道:“好一句不是不优秀,而是无法满足观众过高期待。宁导,其实顾君说的也没有什么错。”

    “吴老师,其实我都知道,可是被人当场点出来,还是有些难堪啊。你也知道我的压力很大啊,这票房要是不利,可如何是好。”

    “《大劫案》绝对不会赔钱这是肯定的,单凭宁皓导演四个字至少值五千万票房。”

    顾君知道《黄金大劫案》的票房是15亿,但他依旧不敢说这部电影赚钱了。

    因为剧组对外公布的预算可以五千万,15亿的票房收益,按照33的分账票房,那倒是刚好收回成本。

    《大劫案》肯定是盈利的,但他不敢明说,因为他判断的出来《大劫案》的成本最多不超过三千万。

    这一点瞒不过有心人,但作为唯一出品方的小马奔腾必然是有优秀的财务人员的。

    绝对可以做出五千万的成本,也绝对会把电影的利润给做的定点全无。

    至于莫名其妙消失的盈利嘛,自然贴补给没有出现在《黄金大劫案》,但出现在《无人区》的投资名单上的出品方。

    “君君怎么说话呢。”冲顾君连连使眼色的的雷大头说道:“宁导至少值一个亿票房。”

    “行了,行了。”

    摆着手的宁晧打断了众人的彩虹屁,脸色轻松一些的他看向顾君:“别以为拍我马屁就没事了。我这人心眼小的很,我听说你也是北电的?”

    “我不是。”

    “可我听刘继聪说你跟他说过自己是北电毕业的。“

    “我承认我撒谎,我也承认我有点不择手段。可机会在眼前,容不得犹豫,再者说,我也想看看是否学历就一定比能力更重要。”

    宁晧疑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承认呢?你应该知道我们不会去确认你的身份。可你主动承认撒谎,再加上你刚才得罪我,你难道不怕被开除吗?”

    “怕。可怕它也没用啊。《黄金大劫案》里的芳蝶、白慕容、大导木、制片武、术老编、制片武、广角郑、茶水肖他们怕死吗?”

    反问一句的顾君没等宁皓开口,继续说道:“我想他们应该是怕的。这个世界就没有真的不怕死的人。我也怕,但怕不是逃避的借口。”

    一脸坚毅的顾君一副为了革名事业可以英勇献身的姿态,其实心里慌的一笔,他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啊。

    地位不对等的交流就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一直在场但很少发言的吴昔果凑到宁皓身边说道:“宁导,其实这小子跟我承认他不是苝电的。不过我看他理解能力还可以,不比苝电中戏出来的差多少。

    而且这小子肯学东西,没事就帮着剧组搭把手,说实话,这小子给我当副手都不是问题。”

    “他才来剧组几天啊?这就能给你当副手了?别是您看这是小老乡,特意照顾的吧?”宁皓惊讶地反问。

    “那不能够,我这人怎么样您是了解的。顾君,说说吧。”

    “小子先谢过吴老的恩情,至于吴老抬爱让小子愧不敢当。

    我不过在横店做过一段时间的幕后,也就是不陌生罢了,最主要的是吴老不吝指点。”顾君连忙解释道。

    他没想到自己在剧组兼个职赚俩零花都差点被人查水表,幸亏这是他的本行,算是加分项。

    “你小子也别得意,就算吴老大帮你说情也没用。老子心里火大着呢。这样吧,咱们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

    “什么意思?”

    指着桌上的扑克牌,宁晧说道:“就这个,一把决胜负。”

    “导演,用我的牌。”说话的阳朔两步迈到宁皓的身边,把快要攥出汗的牌展现给宁皓看,一脸油腻的样子:

    “一下午就抓了这么一副好牌,一个三一个六,一对王炸,而且该咱们出牌了。”

    “牌面好不好的不重要,技术最重要。”

    憋着笑的宁皓换了位置坐到阳朔的位置上:“你们俩也赶紧坐下来吧。”

    “阳朔你不玩了是吧。”顾君问道。

    “玩啊,谁说不玩了,宁导这不替我呢。”

    “行,那我不玩了。”看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顾君继续说道:“正好宁导跟吴导在场,你把刚才输的六道菜兑现吧。老话说的好,男人的友谊就是一起喝酒。”

    手握王炸的宁皓不舍得放弃如此好的局面,开口道:“喝酒可以,但得打完这一把吧?”

    “宁导你别闹,明摆着输的事情,你觉得我们会上当?我们又不傻。”

    “现在我公报私仇把你开除了。只要你能赢了我,这个角色就可以再给你,而且你的片酬加倍。”

    “只要能赢?不择手段?”顾君问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拍了下胸口的宁晧答应道,然后抽出一张三扔在桌上。

    “一个九。”犹豫片刻的雷大头很勉强的抽出一张牌来。

    坐下来的顾君从桌上拿起自己的四张牌,看了看宁皓看了看大头,悄无声息的把一张q倒过。

    几乎没有丝毫停顿,麻利把手里的牌反摔在桌上:“一个q,我走了。”

    桌上的牌都翻着,只有一张q明晃晃的躺在桌子上。

    “”

    “你这是作弊!!!”宁皓气的声音都变的异常尖锐。

    “不择手段,你说的。”

    欲火焚身的宁晧恨不得一巴掌呼死顾君,尤其是看着他油泼不进的样子,更是火大。

    看看手里憋死的一对王炸,终于是憋不住了,啪的一声,直接摔在桌上:“老子不玩了。”

    早就不想玩的顾君哪里还敢提片酬加倍的事情,连忙打蛇随棍上:“行,我今天晚上我请客。阳朔负责结账。”

    男人的快乐很简单,喝酒就完事了。

    得罪人的顾君也收到了应有的惩罚,莫名奇妙的就醉的不省人事,第二天差点起不了床。

    然后被火(斤)眼(斤)金(计)睛(较)的宁皓特意逮住狠狠的批了一顿,还给当成反面教材通报全剧组。

    这反到让顾君松了一口气,这,这一篇算是翻过去了。【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