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是演员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上戏游记
    事情的起源还是因为那个中秋节给他打电话的号码。

    那个号码偶尔给他发短信聊聊天,非常熟络且轻松的样子,他又不知道对面的是谁,怕露馅的顾君也是打着太极。

    前两天对方知道他就在魔都就说等他有空,让他来一趟上戏,有关乎性命的大事找他商量,顺带着把路线也给发了过来。

    顾君哪里在乎一个小姑娘的胡言乱语,毕竟这年头,不仅仅糟老头子坏的很,小姑娘们也有心计的很。

    万一让她们赖上了,你就得给她们打电话煲粥,短信轰炸,情话不断不说隔三差五还得准备小惊喜,逢年过节必备礼物等等等等。

    谈恋爱?别闹了。

    是游戏不好玩还是酒不好喝?有那闲钱买点排骨补补营养去东莞多好啊。

    不用做添狗就能透才是赢家该有的人生。

    本来顾君是不想理会的,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小99呢,毕竟电话里的声音是真好听。

    万一

    你说是吧?

    ——————————

    上戏是有四个校区,华山路校区,莲花路校区,虹桥路校区,浦江校区。

    顾君的目的是表演系、导演系、戏剧文学系、舞台美术系、音乐剧表演艺术中心和创意学院所在地的华山路校区。

    华山路上,顾君站在一栋太空灰色的建筑前,这里是上戏的门口。

    这栋建筑低调大气,正是上戏的大门,上面写着丄海戏剧学院几个大字。

    还有以“戏”字为中心图案,以方中带圆的弧形框作为边界的上戏校徽。

    这个“戏”字源于先秦时期的大篆体,其结构经变形处理,依稀可辨的四个人形组成。

    这四个人型正在进行表演,动作各不相同,既独立成趣,又互相支撑,具有鲜明的东方色彩和动态美感。

    与上戏校徽相似的是人大的被姜闻在《让子弹飞》里调侃为“人肉自行车”的三个“相互扶持”的人型。

    姜闻确实是个很有才华的导演,甚至被吹捧为国内第一的导演。

    姜闻是国内具有文艺青年气息最浓重的导演这是毫无疑问的。

    他拍出来的电影很多人看都是云里雾里看的不甚明了,但细细品来总是别有深意。

    在商业时代把商业电影做出了艺术片的感觉是他的优点,这也是他的缺点。

    文人气节太重,不愿意迎合时代,总觉得时代应付迎合自己。

    拍一部电影换一波投资人,就像那大浪淘沙,把以往的投资方都给赔跑了。

    备受舆论的他扬言要“站着把钱挣了”才拍了《让子弹飞》。

    赚钱是真赚了,也让姜闻的文人气节更加浓郁。

    然后就有了《一步之遥》,《邪不胜正》连续两部不被观众接受的电影。

    这两部电影好不好?

    应该是好的吧?这是一半观众心中的判断,另外一半是不敢下决断,怕被姜闻打脸。

    可以确定的是姜闻还是那个习惯性的把普通观众按在地上摩擦,并高高在上嘲讽的姜闻。

    但,时代变了啊。

    姜闻还是姜闻,而观众已经不是习惯性用脚投票的观众了。

    未来的娱乐电影行业是商业片的天下,时代在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这句话不仅仅指姜闻,还有老谋子、陈恺鸽这一批的第五代导演以及那群一直游走在地下的第六代导演们。

    未来的时代必然是那种愿意去揣测与迎合观众喜好的电影人。

    例如以宁晧为代表的新兴团体。

    原时空的顾君也曾犹豫过自己是成为姜闻那种自视甚高的孤傲之人,还是如宁晧这种更接地气的人。

    结果果然是他吃的太饱闲的慌,他连当一次导演的机会与勇气都没有。

    失败的经验总是宝贵的,现在的顾君就不敢好高骛远的拳打这个,脚踢那个的。

    只想一步一个脚印的达成自己规划的目标就足够了。

    想明白的顾君扶了扶身上的单肩包,抬腿就进了上戏的大门,左侧就是上戏的剧院,带着一个小巧的广场。

    这里相当于学校内部的演出剧场,模式跟电影院差不多,排好档期然后售票,校外人士也可以像进电影院一样买票入场。

    大大方方的继续往里走,竟然没有门卫阻拦盘问,也是有够神奇的。

    迈过剧场就是一段林荫小道,右手是一片小型花园,翠绿色的草坪散在发出一股股的幽香,秀气宁静,典型的尚海范儿。

    因为是周一,也不到中午下课时间,所以路边的学生并不多

    既然来到了上戏,顾君莫名的滋生出一个想法,今年可是2011年。

    按照原时空的情况,胖迪应该在去年的2010年成为上戏学子的。

    顾君在网上找不到关于胖迪的任何信息,可现在到了胖迪的主场,怎么可以不见一面。

    顾君的年纪并不大,长的也不着急,路过的同学与老师并没有怀疑哪里来的黑小子。

    别人不招惹他,他却主动的跟人家打招呼。

    拉着一个看起来有点年长的同学:“师哥,咱们学院最漂亮的是谁啊?”

    “我个人以为是大三的李若白。对了,你是哪个系的学生?”

    “我是表演系的新生。”顾君回道。

    其实他的心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李若白?这个名字是个鬼啊。

    我们胖迪竟然还不是最漂亮的,上戏这个破地方是该拆了。

    顾君在这想着,就被拍了拍肩膀一下,对面这人说道:“新生?我怎么不认识你?”

    “嗨,正常,我们来学院才一个月,你不认识也正常,毕竟你不是我们辅导员。”顾君继续胡扯着。

    上戏中戏北电的艺考都是每年开春的时间,但正式入学跟普通学校一样都是九月初。

    “可我就是表演系的辅导员啊。”这人挠着脑壳疑问。

    arng!!!这尼玛不是偷了把青龙偃月刀要卖给关二爷么。

    顾君勒紧背包,就跟个兔子一样呲溜就跑了,麻蛋,装β差点被反艹。

    “李若白?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全把你的衣裳给扒下来。”

    上戏的建筑不同于其他大学的高楼林立,这里的一栋栋小洋房让整个校区散发着古朴深厚的底蕴气息。

    比起普通大学,这里的环境给人的感觉少了一些浮躁,多了几分沉淀。

    漫步在校园,还能感受到浓浓的艺术氛围,让人本来浮躁的心灵得到沉淀。

    这就是上戏,与帝都的北电、中戏并称为国内最高的艺术院校。

    虽说是顶尖的艺术高校,但整个校区的学生也就两千多人,连稍大一点的高中大都不如。【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