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是演员啊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人生如戏
    “等会!!断绝关系?”

    “啊,对,我忘记你失忆了,是这么回事,我背着家里考了上戏,老妈立马就把我给镇压了。

    人生艰难,在外只能靠朋友支援,也就是你。本来咱俩这偷偷摸摸的日子过得好好的,你个神经病的突然回国说要当演员。

    老妈都把我镇压了,再多个你还不是捎带手的事嘛。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个亲妈最是心狠手辣,别的女人还是泡椒鸡爪,你妈那可是泡椒鸡爪中的战斗机。”

    说着说着的黎青果打了个寒颤,看了看左右的她轻声说道:“算了,算了,总感觉有人在我身后盯着一样。说说你吧,你在横店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这都胖了吧。”

    “好日子,白天接受社会主义毒打,晚上做华夏富强梦。跟我说说我的事吧,从小到大有意义的事情都说一说。”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你除了学习好点,没有别的优点。

    就是那种老师面前的乖宝宝,我最烦你这一点,连带我逃学都不敢,还有脸让我叫你哥?

    二十年的人生值得书写的并不多,唯一一件事情可能就是你为了我跟人家打架,一个人单挑五个,被人打到住院。”

    “你高中毕业后就出国留学去了,我跟你就是通过sn联系,有些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然后呢?”顾君问道。

    “没有了啊。”

    “合着你就记着我被人打?你对我有多大的恨啊?有你这么个妹妹这辈子真是白活。”吐槽自己的顾君并没有什么沮丧的表情。

    普通到泛善可陈的人生不就是我们正在经历的人生么。

    人人都想功成名就衣锦还乡,但终究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能够做到。

    “没白活,没白活,青果还没说完呢,这才刚说到出国留学,还有横店群演、怎么被你妈镇压,最最重要的是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赵芷瑶连忙开口。

    而且招招点在最关键的七寸上,再者说,谁喜欢听顾君被打啊。

    女人的天性之一可是八卦。

    这个八卦可不是那种古老辩证法哲学,而是娱乐圈内专用词,要的就是最最最不愿被人知道的秘密。

    “那个那个有点复杂,而且说来话长。”黎青果言语开始闪烁,眼神也是飘忽不定。

    “现在是上午11点,距离下午上课还有三个小时。你要是能说他三个小时,我就算你有本事。”看了看手机的赵芷瑶开口道。

    她可是对顾君相当的好奇,而顾君本人有尼玛的失忆。

    唯一的突破口那就只有一个黎青果,怎么可能让她再三的顾左右而言他。

    “说吧,说吧。老子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放弃治疗的顾君一挥手让黎青果放开了说。

    “顾君在国外提前一年结业,可脑子有病的他没跟家里说,自己偷偷摸摸的一个猛子扎进横店去了,说是要当演员。”

    “至于被家里镇压那就更简单了,有一次我妈大晚上的给他打电话,他睡的毛毛愣愣的的给接了。”

    “接老妈电话不是很正常吗?谁还没接过老妈的电话。”

    “大姐,那时候的顾君可应该是在德果啊,你说他傻不傻。德果可用不了咱们国内的移不动,联不通,电不动。”

    看着黎青果不开口的样子,赵芷瑶抢先了:“说两句话也不累着你,继续说啊,你跟顾君到底什么情况啊,大家等着大结局呢。”

    看了眼顾君的黎青果,想了好长时间才开口:“这事说起来话长,我跟顾君不是你们想的那种重组家庭的关系。甚至是我们都算不上真正的亲兄妹。

    我第一次见顾君与我们成为兄妹是一年,那一年应该是在十八年前的1993年,那一年他八岁,我刚两岁。

    我们来自两个完整的家庭,至于我们两家的渊源可能要长一点,我爸爸跟顾君爸爸都是新绛驻守边防的边军,我爸比顾君爸爸小不少,是他的通讯员。

    我妈是当地歌舞团的工作人员,还是顾家爸爸介绍我爸跟我妈认识的,后来因为某些事情我爸结婚退伍直到生下我,两家的关系都很近。

    谁想我刚一岁那一年,我爸妈出车祸走了。我爷爷本去就世的早,我乃乃早几年摔到伤了腿,一直下不来床。

    我又才一岁,也不漂亮,正是最讨人嫌的时候,家里也没有什么亲近亲戚,关系远一些的亲人又不愿意收养我,最大的可能是进入孤儿院吧。

    顾家爸妈听说我家里的事情,提出只要不把我送孤儿院,他可以负担我生活的所有费用。

    本来一切都挺好的,谁想不到一年的时间,顾君爸爸要调防回汕东。

    汕东到新绛整整七千里,几乎横跨了整个华夏。他即便再想照顾我们也不方便,就再次找到我乃乃,愿意给她养老送终,也愿意照顾我甚至是收养我。

    但可能要带我们回汕东。于是顾君爸爸也就成了我爸爸,我也来到了汕东。”

    “傻姑娘,你怎么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这些啊。”赵芷瑶隔着桌子紧紧的攥着黎青果的芊芊素手,眼眶都红红的,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别说她,连陈佳佳的表现都好不到哪里去。

    看她们的表现就知道黎青果应该从来没有跟她们提过自己之前的遭遇。

    只当上学时有父母接送的她跟自己一样家庭美满。

    “这有什么好说的,现在的我很幸福,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你们这群好朋友。哦,还有顾君这个混蛋。”

    身为当事人的黎青果的表现还挺淡然的,根本不像是故事中的当事人。

    可能这跟当年的她还不懂事,不理解生离死别的痛苦。

    表现最反常的是顾君,他不仅仅一点伤感都没有,甚至眼神深处还有一丝惊喜。

    黎青果的室友们倒也不疑有他,只当他跟黎青果一样,已经对这件事情习以为常了。

    准备复习骨科知识的顾君无所畏惧,现在是万里长城已经开始了第一步的他用颤抖的语气问道:“所以说,你其实是我们家收养的姑娘?我们也一丝血缘关系都没有。”

    “不是。我刚才照顾你面子呢,其实你才是收养的那一个。”不带好气的黎青果踢了顾君一脚。

    “我就说我们青果这么可爱,不可能遭受这么些痛苦。”

    “其实吧”欲言又止的黎青果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顾君那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那是气不打一处来。

    也不知怎么的,想要恶作剧的想法压抑不住的上涌,那话也秃噜嘴了:“当然是真的。我黎青果这么可爱,老天爷怎么舍得让我受苦。”

    “嗨,都是无所谓的事情,管他谁是收养的,只要没有血缘关系就行。”【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