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拾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回到校园
    “这看起来,是自杀吧?”许谷音问着,一只手里拿着一次性筷子,一只手拿着报告。(*小}说+网)

    “队长他们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又觉得有很多疑点。”王佳娴吃起面来,边吃边说。

    “他们人呢?”

    “都在外面抽烟呢。”王佳娴说:“模拟现场模拟了一晚上,可是还是没有找出合理的解释。”

    “那明天去案发现场一趟不就清楚了?”

    “你知道他们的性子的,在去之前就想搞懂,不然心里乱糟糟的。”王佳娴解释说:“而且还要等搜查令下来。”

    “去案发现场还要搜查令?”

    “这不是尸体被移动了吗?原先的案发现场都被破坏了。”

    “这可真麻烦。”许谷音抱怨道,“不会是那几个小孩预谋好的吧?”

    “没查下来可别乱说哦。”王佳娴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到时候还要被骂。”

    “这叫合理地推理。”许谷音说:“而且这种事,不能因为是未成年人就觉得他们做不来。”

    “好了好了。”王佳娴看着许谷音一脸认真的样子,笑着说:“你这几年的变化可真大啊。”

    “哪里有变化?”许谷音伸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变帅了吧?”

    “吃完面赶紧工作了。”王佳娴没好气地说。

    “你们的案子又不归我管。”许谷音嘚瑟地说:“待会儿我就回房间睡觉了。”

    “行啊。”王佳娴看着许谷音说:“以后不归你管的案子我也不告诉你了。”

    “我错了。”许谷音立刻低下头来。

    这一举动逗乐了王佳娴。

    屋子里,“四大天王”还在整理案件的思路。

    整个公安局上下,都在积极地为案件付出心血。

    ------------------------

    11月29日早上09:30

    舍艺大学教室内

    “你舅跟你说案子的事了?”何凉坐在座椅上同夏泽轩问道。

    “我给他打了电话也不接。”夏泽轩说:“你老爸呢?”

    “他昨晚很晚才回来,一早就走了。”何凉回道:“看样子应该是查案子查了一宿。”

    “不如我们也去查查看?”夏泽轩提了主意道:“那些人不都是高中生吗?”

    “那你要怎么混进去呢?”

    “山人自有妙计。”

    夏泽轩借来两套校服,带着何凉来到嫌疑人的校园门口。

    珍埠市第一中学内

    “同学,你认识田黎夏吗?”夏泽轩站在教学楼门口,问着来往的人。

    “不认识。”一个女学生摇了摇头说。

    “同学,你知道田黎夏吗?”

    就这样,夏泽轩终于问到了关于田黎夏的信息。

    田黎夏与她的同学共5人在高二五班,只有舟枞念高三。

    站在班级门口向里看去,似乎找不到田黎夏的身影。

    “她今天怎么没来啊。”夏泽轩探着头向里面望去:“没有看到她。”

    “昨天被警察带走,今天应该不会来了。”何凉靠在护栏上说。

    “田黎夏其他的同学你都认识吗?”夏泽轩问。

    “我问了康歌,大概记得他们的名字。”

    “喂,你们俩不上课,瞎晃什么呢?”一个戴着眼镜的大叔走了过来,冲着二人指了指。

    “你们是高三的吧?在这看什么呢?”大叔气愤地说。

    “啊,我们是刚毕业的,回来看看母校。”

    “嗯?”大叔皱着眉头,“念哪个大学?”

    “舍艺大学。”夏泽轩为了增加可信度,还把学生证递了过去。

    大学的名声在外,也让这位大叔激动地拍了拍夏泽轩的胳膊,“小伙子真不错啊,好好干。”

    看样子大叔应该是主任之类的人物,“你找哪位老师?”他把手背到后头,笑着说。

    “啊,我是找我妹妹的。”夏泽轩赶紧扯了个谎,“她叫杜季兰。”

    大叔点了点头,推开门,向讲课的老师摆摆手。

    老师走了出来,询问什么事情。

    “把你班上的杜季兰叫出来。”

    “她怎么了吗?”老师担心地说。

    “有个亲戚找她,赶紧去。”大叔严厉地说。

    “杜季兰,你出来一下。”老师喊了一声。

    杜季兰走了过来,大叔指了指夏泽轩说:“你哥哥来了,怎么不打招呼?”

    杜季兰看了夏泽轩一眼,拉着夏泽轩的衣服就要走,“走吧哥,到旁边说。”

    何凉见夏泽轩被拉走,一脸尴尬地看着大叔。

    “走吧走吧。”大叔摆摆手说。

    三人走在了操场上,沿着跑道说起话来。

    “怎么,假扮我哥哥,找我有什么事?”杜季兰开口道。

    “你还真不怕我们是坏人啊?”夏泽轩也是刚反应过来,毕竟和杜季兰也是第一次见面。

    “那又怎么了。”杜季兰说:“反正我也不想上课,还不如找个借口出来。”

    “而且这里那么多监控,你们又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绑走。”

    “看来你也是聪明人啊。”夏泽轩觉得这样反倒是省了一堆解释的步骤。

    “你俩还穿着我们的校服。”杜季兰看着何凉和夏泽轩就想发笑,“衣服不太合身吧?”

    “那没办法啊,总不可能一言不发就闯进学校里。”夏泽轩无奈地说。

    “是因为录像带的事吗?”杜季兰问。

    “你比想象中要聪明多了。”

    “你们认得我?”杜季兰好奇道:“档案里都写了?”

    “我们不是警察。”夏泽轩回道:“我们只是过来问问情况而已。”

    “你可以选择说或者不说的。”何凉补充道。

    “那得看你们问什么了。”杜季兰向前走着,“只要我能回答得上来。”

    “我们比较好奇的是,当时案发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何凉问。

    “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啊?”杜季兰笑着说:“这个问题昨天在警局也回答过了。”

    “那方便再说一次吗?”何凉试探道。

    “你想问哪一步呢?”

    “这个游戏的策划者是谁?”

    “你如果说是这个游戏的开发者,不就是那个陈先生咯。”

    “我是说,发起这个项目的人。”

    “那个嘛......就是范佘陆自己提的。”

    “你是说,死者自己提的这个游戏?”

    “是啊。”杜季兰回忆道:“那天他兴奋地拿了一个录像带给我们,说是要给我们介绍一个很好玩的游戏。”【本站网址:www.zjjuron.com顶点小说】